和亲文化百科

广告

匈奴首领为什么被儿子射成箭靶?

2011-11-24 12:33:11 本文行家:张玉兰_思文

在匈奴的历史发展中,头曼单于是第一个见于史籍的人,也是一位雄才大略的英主,可是由于他的私心和对美女的偏爱,惹来了杀身之祸,被自己的儿子及部下用箭射成了箭靶子。当然,能够射死父亲的儿子就更加雄才大略了。说起头曼单于就不得不说一下单于庭。单于庭是头曼单于时期修建的,也就是说匈奴从修建单于庭开始有了自己的地域,改变了单纯的游牧经济,有了自己的组织,进入了奴隶社会。同时也开始有了扩张势力的野心。战国秦汉之

在匈奴的历史发展中,头曼单于是第一个见于史籍的人,也是一位雄才大略的英主,可是由于他的私心和对美女的偏爱,惹来了杀身之祸,被自己的儿子及部下用箭射成了箭靶子。

当然,能够射死父亲的儿子就更加雄才大略了。

说起头曼单于就不得不说一下单于庭。单于庭是头曼单于时期修建的,也就是说匈奴从修建单于庭开始有了自己的地域,改变了单纯的游牧经济,有了自己的组织,进入了奴隶社会。同时也开始有了扩张势力的野心。战国秦汉之际的匈奴头曼单于庭,中国古书也叫“头曼城”。《汉书·地理志》“五原郡”条下记载:“北出石门障得光禄城,又西北得支就城,又西北得头曼城”。有人说遗址在今天内蒙古包头市境内,也有人说就在巴彦淖尔的五原县。这是应该值得去考察一番的。

 

图片 1图片 1


匈奴的真正崛起是在战国时代,那时不断威胁燕赵和秦国。赵国大将李牧就是以抵御击败匈奴而出名的。

如今长城是国际知名的古建筑,而最先开始修筑长城的动因就是为了防范匈奴。最先开始修筑长城的是赵国,后来燕和秦也就采取了同样的方式。

匈奴的首领第一代称为“单于”,头曼就是第一个自称单于的人,他东征西讨,统一了草原被汉人称为“胡”的各部,开始使用匈奴的名称。他当政时的势力范围东与东胡、南与秦、西与月氏为邻。秦始皇三十二年(公元前215年),秦朝派蒙恬进取河南地(今河套地区),头曼率部属向北迁徙,到了秦朝末年边防松弛,头曼又悄悄南进。

一些历史学家认为,“头曼”这个名字可能和蒙古语“一万”有关,本来不是人名而是军衔(率领一万大军的将军)。但是,这假设颇有争议,我询问了先生,他说因为在古汉语里,“头”字的声母是定母,属于全浊音,和蒙古语的清声母不相符。

 

匈奴的兴起,是匈奴国家的创立者头曼统治的结果,《史记·匈奴传》记载:“当是之时,东胡强而月氏盛,匈奴单于曰头曼。”说明头曼是第一个称为单于的人。另据《汉书·匈奴传》,单于姓挛鞮氏,匈奴人称之为“撑犁孤涂单于”。所谓“撑犁”,意谓“天”;“孤涂”,意谓“子”:“单于”,意谓“广大”。“撑犁孤涂单于”,直译即“天之子”,意谓“天宇之下的伟大首领”。这段记载充分反映了氏族部落制度已完全为国家所取代,而氏族部落首领也已转变为国家至高无上的领袖的事实。不言而喻,头曼统治时期的匈奴社会,正是原始社会趋向瓦解,奴隶制度形成的时代。因而国家机构的建立,正是适应这种需要而产生的。它是匈奴政治、经济发展的必然产物。

 

头曼统治时,匈奴虽然已发展成为一支强大的政治、军事势力,但由于旧的所有制关系还没有完全消失,而新的生产关系和生产力的发展又很不完善,加上“东胡强而月氏盛”,中原地区又处于强大的秦王朝统治之下,因此,在相当长的历史时期内,匈奴势力一直被局限在阴山至河套以北一带。直到后来冒顿继位后才有较大发展,并迅速走向鼎盛。

 

头曼单于时期,无法抗御强大的秦军,只得率领部众家小向北迁徙。蒙恬死后,秦朝大乱,诸侯并起叛秦,被强征戍边的士卒纷纷逃走。头曼单于乘机南下,重新夺取了“河南地”。

头曼单于之子名冒顿(MODU音:默读),原先被立为储君(相当于太子)。后来头曼单于所钟爱的“阏氏”(音:烟支,汉代匈奴称其君主的妻妾都为阏氏,直译为后宫女,皇后。)生了少子。这个“阏氏”大约是个年轻漂亮的,由于她的得宠,头曼单于遂有心废掉冒顿,而改立少子。

 

先生认为匈奴的这套费立制度一定是从中原学去的。所以废长立幼在部族中说不通,头曼没有明目张胆地废黜冒顿,打算用心计除去冒顿。当时匈奴的东邻是东胡,西邻是月氏,都十分强大。头曼与月氏结盟,就把冒顿作为“质子”送到月氏。以保证结盟的可靠性。一旦匈奴背盟,月氏就有权杀死质子冒顿。

头曼把冒顿送到月氏为人质以后不久,就发兵进攻月氏。月氏大怒,欲杀冒顿。冒顿得讯后盗得月氏宝马逃回匈奴,可以说头曼单于这一阴谋彻底破产了。

 

冒顿逃归后,头曼单于对他的勇气十分称赞,让他统领1万名骑兵。但是。冒顿心里记恨了父亲的所作所为,下决心杀父篡位。为了实现这个目标,冒顿单于必须使军队绝对服从他的指挥。聪明的冒顿自制了一种鸣镝,命令练习骑射时均以他的鸣镝为号。鸣镝所射的目标就是诸军射杀的目标,有不从者斩。

不久,冒顿用鸣镝自射他的“善马”,有的骑兵不敢射,他立即把那些不敢射的杀掉。再过不久,冒顿又以鸣镝自射其爱妻,有的骑兵害怕,更不敢射,他又立即把不敢射的人杀掉。随后冒顿出猎,以鸣镝射父亲头曼单于的“善马”,这次骑兵们毫不犹豫地一齐向鸣镝所射的目标发射。就这样冒顿知道他的骑兵已训练成功,可为己用。

 

经过这样严格而非人道的训练,冒顿的部下终于明白,鸣镝便是冒顿号令诸军的信号,而鸣镝所指则是冒顿必杀的目标;无论是谁都不例外。任何人只要敢于怀疑鸣镝所指目标是否正确,便被视为违背军令,引来杀身之祸。

有一天,冒顿随从他的父亲出猎,冒顿突然以鸣镝射向头曼,他的骑兵立即跟着发射,头曼单于就这样被儿子及部下射杀了。冒顿随后又把他的后母、弟弟及不服从他的“大臣”(各部落的氏族首长)统统杀死,自立为单于。冒顿单于终于用暴力手段铲除头曼单于以及旧有的保守势力已达到为己报仇雪恨和自己担任最高首领的目的。

  

    冒顿继承单于的位置而自立,从此单于的最高权力集中由挛鞔氏这一个显贵氏族所继承,或父死子继,或兄终弟及。其他王、侯、大将、大都尉、大当户等高官贵职,也由一些显贵氏族或家族世袭。  

冒顿登位后,正是东胡强盛时期,东胡听说冒顿杀父登位了,便派使者对冒顿说,想要头曼的千里马。冒顿征求大臣们的意见,大臣们表示,千里马是匈奴的名马,不应给东胡。冒顿说:“柰何与人邻国而爱一马乎?”于是把头曼的千里马送给东胡。东胡认为冒顿惧怕他们,不久又提出想要单于的一个美貌阏氏。冒顿又问群臣,左右大臣都愤怒地说:“东胡无理,竟然索要阏氏,请您派兵攻打他们。”冒顿说:“奈何与人邻国爱一女子乎?”于是便把一位自己宠爱的阏氏送给了东胡。

 

东胡得到单于阏氏后更加放肆起来,欲向西侵略。东胡和匈奴之间有一千多里的荒芜空地区,无人居住,双方各自在自己的边界地区建立了哨卡。东胡派使者对冒顿说:“两国之间的缓冲空地,我们想占有它。”冒顿询问大臣们的意见,大臣们认为这是荒弃之地,给或不给都可以。于是冒顿大怒,说:“地者,国之本也,奈何予之!”便把主张给东胡土地的大臣都杀了。随后,冒顿发兵向东袭击东胡,下令全国士兵,有后退者一律斩。东胡一直以来就轻视匈奴,并无防备,等到冒顿引兵来犯,大败东胡军,消灭了东胡王,掳掠了他的人民和牲畜。回来后,向西又打败了月氏,向南并吞楼烦和白羊河南王,又全部收回了秦将蒙恬所夺取的匈奴土地。以汉原河南塞为界,到达朝那,肤施,进而侵入燕、代两地。这时的汉军与项羽相持不下,中原地区被战争弄得疲惫不堪,无暇西顾,因此,冒顿的势力得到了壮大,手下有能弯弓射箭的士卒达三十多万,设左右贤王二十四长,称雄于大漠南北。

 

匈奴从其先祖淳维单于至头曼单于,已有一千多年了,但匈奴的地域时大时小,内部也别散分离,直到冒顿单于时,匈奴的势力最为强大,尽服北夷,而南与中国为敌,使其成为一代雄主。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张玉兰_思文1966年6月13日出生,籍贯:黑龙江省北安人。现住北京,自由撰稿人、文史研究者,作品先后发表在各类报刊杂志,2006年协助著名辽金史专家王德恒先生搞辽金西夏史研究和东北亚丝路,至今已经完成24个课题,文章发表在《知识就是力量》《内蒙古日报》《北方新报》《吉林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