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亲文化百科

广告

皇太极的女儿为何下嫁汉人和亲?2

2012-01-31 09:59:04 本文行家:张玉兰_思文

崇德八年(1643)八月二十六日,皇太极的九皇子福临即位,第二年改元顺治。福临登基时年尚不满6岁,还是乳臭未干的孩童,大权实际由辅政的睿亲王多尔衮和郑亲王济尔哈朗共同掌握。不久,多尔衮又将同他一起任摄政王的济尔哈朗排挤在身后,大权独揽,成为满清的无冕之王。图片1顺治元年(1644),李自成领导的农民起义军从西安出发,一路势如破竹,兵临北京城下,崇祯帝急诏驻守在宁远(今辽宁兴城)的吴三桂赴京勤王,但

    崇德八年(1 643)八月二十六日,皇太极的九皇子福临即位,第二年改元顺治。福临登基时年尚不满6岁,还是乳臭未干的孩童,大权实际由辅政的睿亲王多尔衮和郑亲王济尔哈朗共同掌握。不久,多尔衮又将同他一起任摄政王的济尔哈朗排挤在身后,大权独揽,成为满清的无冕之王。

图片 1图片 1


 

    顺治元年(1644),李自成领导的农民起义军从西安出发,一路势如破竹,兵临北京城下,崇祯帝急诏驻守在宁远(今辽宁兴城)的吴三桂赴京勤王,但当吴三桂接到诏书之时,北京早已被李白成攻陷,崇祯帝在煤山(今景山)之上自缢而死,明王朝灭亡了。

    已是亡国之臣的吴三桂此时手中尚有十几万精兵,驻守在山海关一线各要塞。对于关外的满清和北京的李白成,吴三桂采取了观望的态度。此时关外的清朝却瞅准了这个问鼎中原的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多尔衮立即倾全国之兵日夜兼程向山海关进发,同时派密使与吴三桂接触,许以高官厚禄,引诱吴三桂。

    吴三桂并没有立即答覆满清,而是等着看北京的李自成给的条件。吴三桂本想归降李自成,因为他的一家老小都在北京,但当他接到家中密信,得知其父被农民军拷打追赃、爱妾陈圆圆被虏,他感到归降李自成不会有什么好处。而关外满清给他的条件却是十分具有诱惑力的,在个人的高官厚禄和荣华富贵面前,吴三桂不顾民族利益和民族气节,向多尔衮难发设誓降清,引清军人关,表面上却宣称“冲冠一怒为红颜”。

    由于吴三桂的投降,清军轻易人关,并很快把李自成的农民军赶出了北京。十月初一,顺治帝由沈阳来到北京,举行了隆重的庆祝开国大典。多尔衮为酬劳吴三桂,封吴三桂为平西王,并赐以绣衣、玉带、貂裘、弓矢等物。

    当时清军初人关,各地抗清斗争此伏彼起,除了明末农民起义军之外,还有明朝的遗臣组织的。面对纷乱的局势,多尔衮和孝庄文皇后认识到:满清要真正地平定中原,统一中国,必须重用汉人。于是吴三桂成了清廷得力的鹰犬。

    多尔衮派吴三桂尾随追击李自成的大顺军,后来李自成在湖北牺牲之后,吴三桂就镇守汉中,统兵十几万,势力很大。

    顺治七年(1650)十二月,多尔衮病逝。次年正月,顺治帝正式御太和殿亲政。清廷欲派吴三桂人川,前去镇压南明桂王朱由榔政权和张献忠的大西军,并继续扫除云南的抗清势力。对清廷来说,吴三桂为清兵人关和统一全国立下了汗马功劳。但吴三桂毕竟是汉人,又是明将,此番去西南,重兵坐镇,若生别念,极不利于朝廷。因而孝庄文皇后便打算把皇太极的最小的女儿恪纯长公主许配给吴三桂之子吴应熊。这样,一来使吴三桂成为皇亲国戚,继续效忠清廷,以达到笼络的目的;二来吴应熊作为额驸(清代对公主丈夫的称呼)留住京城,也可做个人质,即使吴三桂果真欲图谋不轨,也不能不考虑其子的生命安危。而吴三桂亦有自己的打算,他愿意让儿子做个额附,这样攀上金枝玉叶,成为皇亲国戚,不仅有利于提高自己的地位,同时也使自己多了一把保护伞。吴三桂非常清楚,清廷对汉人疑忌很重,自己功高权重,难免招致清廷的猜忌和旗人的嫉恨,留着儿子在京城当人质,好让清廷放心,以免时刻限制自己扩展势力。同时此番远去西南,路途遥远,消息闭塞,不易掌握朝廷动向,儿子在京城可以及时给自己传递信息,以后做什么都可以争取主动。所以吴三桂同意将儿子吴应熊留在京师,这桩政治婚姻由此而定。

    吴应熊对这桩婚姻倒是满心欢喜。因为他已经在繁华的京城生活惯了,不愿到边远的西南边陲,这样娶了美貌的公主,就可以在京城永享富贵。但他并不懂这桩婚姻的政治背景和他父亲答应这桩婚姻的真实用心。

吴三桂奉命督师进川,临行之前,他们父子进行了长时间的密谈,吴三桂给儿子分析了这桩婚姻的背景,并把自己的打算一五一十地全部告诉了吴应熊,还特别告诫吴应熊,今后做事说话一定要谨慎,父子之间的通信一定要保密,即使自己的妻子也不能让她知道底细。吴应熊少年老成,又非常机敏,这其中的利害关系自然一点就通,他成了吴三桂留在京城的一个绝好的耳目。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广告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张玉兰_思文1966年6月13日出生,籍贯:黑龙江省北安人。现住北京,自由撰稿人、文史研究者,作品先后发表在各类报刊杂志,2006年协助著名辽金史专家王德恒先生搞辽金西夏史研究和东北亚丝路,至今已经完成24个课题,文章发表在《知识就是力量》《内蒙古日报》《北方新报》《吉林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