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亲文化百科

广告

皇太极的女儿为何下嫁汉人和亲?6

2012-01-31 10:24:23 本文行家:张玉兰_思文

吴三桂叛乱的消息,吴应熊马上就得知了。事实上这在他预料之中,或者说他干脆就了解内幕。因为他就是父亲安插在京城的高级间谍,一直在给父亲传递情报。虽说他不能直接参与密谋,但也是知情的。特别是他奉谕回云南探望父亲时,亲眼目睹了云南的实力,亲闻了父亲的野心,所以,他知道父亲的反叛是迟早的事。但吴三桂真的叛乱之后,吴应熊立时成了叛臣之子,他不能不为自己的生命安危担忧。他知道,反叛朝廷,犯上作乱乃是十恶不赦的

吴三桂叛乱的消息,吴应熊马上就得知了。事实上这在他预料之中,或者说他干脆就了解内幕。因为他就是父亲安插在京城的高级间谍,一直在给父亲传递情报。虽说他不能直接参与密谋,但也是知情的。特别是他奉谕回云南探望父亲时,亲眼目睹了云南的实力,亲闻了父亲的野心,所以,他知道父亲的反叛是迟早的事。但吴三桂真的叛乱之后,吴应熊立时成了叛臣之子,他不能不为自己的生命安危担忧。他知道,反叛朝廷,犯上作乱乃是十恶不赦的大罪,按律当诛灭九族。他和儿子吴世霖难逃惩处,现在唯一的希望,只能依靠恪纯长公主了,她毕竟是康熙帝的姑母,或许额驸的名分会救他们父子一命。



 

图片 1图片 1


 

    所以,吴应熊听到吴三桂反叛的消息后,立即回府告诉了恪纯长公主。

    吴应熊说:“刚才得到消息,我父平西王已反叛朝廷,我和世霖命在旦夕,望公主救我父子!

    恪纯长公主也感到非常紧张,不过转念一想,她说:

    “额驸不必惊慌,我们住在京城,你父远在云南,你父有功,儿子不曾效力,父亲有罪,儿子也无法谏止,三藩起兵难道还会追究我们不成?"

    吴应熊一听,大摇其头。他知道公主显然不了解政治斗争的残酷性,他说:

    “我父反叛朝廷,我和世霖即叛臣之后,自然难逃干系。若公主能求皇上法外开恩,我父子才可活命,否则危矣。这两天朝廷风声很紧,你赶紧人宫,先探探情况再说。”

    听吴应熊这么一说,恪纯长公主也感到问题比较严重,所以,她身着朝服,准备一下就进宫了。

    恪纯长公主进宫以后,没有见到康熙帝。此时冬至节到了,宫中的太监宫女们都在忙里忙外,准备冬至庆典,跟往年一样,充满着喜庆祥和的气氛。宫中没有人议论三藩的事,就好像事情根本没有发生一样。恪纯长公主见到孝庄太后,太后依然非常高兴,拉着公主问长问短,生活过得怎么样啊?额驸和世霖可好啊?根本不提三藩的事。恪纯长公主稍有心安,她知道朝中若有重大决定,孝庄太后不会不知,孝庄太后毫无异态,看来三藩之乱不会殃及额驸和自身,于是她就安心地回府了。

    回府以后,吴应熊赶紧问公主情况如何,公主把在宫中所见所闻的情况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吴应熊,吴应熊每个细节都问到了,不由得眉头紧缩起来。而恪纯长公主却似乎很高兴,劝吴应熊不必多虑,尽管把心放宽。

    转眼冬至节到了,冬至、元旦及皇帝寿辰是宫中最重要的三大节日,都要举行隆重的庆典。这天,王公贵族、朝中大臣都人宫参加庆宴。今年冬至这天,恪纯长公主和吴应熊照旧按例进宫参加庆典。只见康熙帝身穿龙袍,接受众臣参拜,依然精神抖擞,满面春风,似乎三藩之乱根本没有发生一样。但一向谨慎心细的吴应熊却敏锐地觉察到气氛的变化。往年参加庆宴之时,他作为平西王的儿子、一品散秩大员、当朝皇帝的姑夫,朝中的高官显贵们从来不敢小视,都是主动攀谈,表示友好。但今天却是唯恐避之不及,即使说上几句话,也显然是应付一下,避免过于尴尬,吴应熊从不同人的眼神里看出了他们冷淡、幸灾乐祸和仇视的内心世界。庆宴结束回府以后,吴应熊愈加忧心忡忡。他认为表面上越似平静,潜伏的危险就越大,康熙帝之所以没有对自己采取措施,可能是碍于恪纯长公主的面子,也可能是其他的原因,但他明白,这位英气勃发的年轻君王是绝不会有妇人之仁的。叛臣之子的罪责是逃不掉的。好在自己给父亲秘传情报没有给朝廷抓住真凭实据,自己的命或许还能保住。

    于是,他再次找恪纯长公主商量说:

    “我父叛乱至今,朝廷对我却没有采取任何措施,一如往常,这太不正常了。我想皇帝绝不会对我不制裁,只是还没下决心而已,眼下只有公主求情,我和世霖儿或能免得一死,望公主看在我们20年夫妻的份上,救我父子一命。"说着潸然泪下。

    听到额驸这么一说,恪纯长公主心乱如麻,她痛恨吴三桂忘恩负义来夺她爱新觉罗家的江山,更恨吴三桂把自己的丈夫和儿子推向死亡的边缘。她内心紧张,但还是安慰吴应熊,准备明天一早人宫向康熙帝求情。

    事情已经来不及了,第二天清晨,管家匆匆来报,兵部尚书带兵包围了府院,要额驸吴应熊速去接旨。吴应熊听信后心里“咯噔"一下,但仍不慌不忙穿上朝服,收拾整齐之后,来到中堂接旨。恪纯长公主听说兵部带兵而至,也慌了神,赶紧来到中堂,兵部尚书宣读圣旨,传额驸吴应熊速速进宫。恪纯长公主见明珠只是宣额驸进宫,并没有抓额驸,便厉声道:

    “宣额驸进宫当由宫殿监,为何兵部带兵校来?

    兵部尚书明珠因为得到康熙帝的示意,不能当着公主的面查抄额驸府,逮捕吴应熊父子,要先设计把公主调开。于是明珠说道:

    “公主暂且息怒。贵府乃皇上至亲,本官岂敢造次,奉万岁旨意行事,其内情臣实不知。公主何不入宫面陈皇上?"

恪纯长公主知道自己不能违抗圣旨阻拦额驸进宫,她感到问题很严重,便命总管立即备轿进宫。吴应熊已知道大祸临头了,他把公主扶进轿内,只说了一句话:“一切都仰仗公主了。”

    恪纯长公主刚刚离开府邸,兵部尚书明珠又拿出另一道圣旨,宣布查抄额驸府,将吴应熊父子锁交刑部。吴应熊立即被摘掉了顶戴花翎,五花大绑起来,他的儿子吴世霖也被搜出,与他父亲一起被关进木笼囚车押走。

    查抄额驸府,逮捕吴应熊父子,这个事情拖至今日,确实是因为康熙帝迟迟下不了决心。

    吴三桂叛乱的消息一传到朝廷,康熙帝立即果断地做出了武力平叛的决定,但如何处治额驸吴应熊父子,他却犹豫再三。因为恪纯长公主是他的姑母,他与姑母的感情一直很好,如果斩了吴应熊父子,这夫死子丧的痛苦对于姑母来说是无法承受的。康熙帝向来非常敬佩恪纯长公主,认为她不仅为大清朝做出了牺牲,同时也做出了贡献。他觉得恪纯长公主当年下嫁吴应熊无异于昭君出塞一般壮烈和伟大。如果杀掉吴应熊父子,使姑母孤独余生,他实在于心不忍。

    但是,兵部尚书明珠、户部尚书米思翰、刑部尚书莫洛等人数次上书,要求康熙帝当机立断,将吴应熊及其子吴世霖枭首正法。这样不但可以从心理上打击吴三桂,灭他的嚣张气焰,又可避免吴应熊为吴三桂通风报信而给平叛带来不利。众大臣劝康熙帝要以社稷为重,以国法行事,不能有妇人之仁。

    考虑再三之后,康熙决定先将吴应熊父子拘捕关押起来,为了行动方便起见,设计先支走了恪纯长公主,然后下手。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张玉兰_思文1966年6月13日出生,籍贯:黑龙江省北安人。现住北京,自由撰稿人、文史研究者,作品先后发表在各类报刊杂志,2006年协助著名辽金史专家王德恒先生搞辽金西夏史研究和东北亚丝路,至今已经完成24个课题,文章发表在《知识就是力量》《内蒙古日报》《北方新报》《吉林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