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亲文化百科

广告

西汉与匈奴是在什么背景下和亲的?

2011-10-11 13:40:51 本文行家:张玉兰_思文

西汉初期,正是匈奴势力空前强大的时期,冒顿单于的骑射部队三十余万人,不断向邻族实行侵扰。他利用当时楚汉相争、中原内乱的时机,南越长城,侵扰现今的冀北、山西、陕西及河套一带,对刚刚建立的西汉王朝造成莫大的威胁。

西汉初期,正是匈奴势力空前强大的时期,冒顿单于的骑射部队三十余万人,不断向邻族实行侵扰。他利用当时楚汉相争、中原内乱的时机,南越长城,侵扰现今的冀北、山西、陕西及河套一带,对刚刚建立的西汉王朝造成莫大的威胁。

图片 1图片 1


 

汉初,由于秦末的农民大起义和楚汉之间的持续战争,以致当时中原地区社会经济残破,劳动力不足,国力空虚,中央政府软弱。中央集权尚未确立,朝廷还不足以抗拒匈奴。

 

汉高祖六年(201)春,驻守在马邑的韩王信因遭受汉高祖的猜疑而投降匈奴,引导匈奴的军队攻下了太原,抵达晋阳城下。次年,汉王朝国力有所好转,刘邦亲自率领32万大军出击匈奴。天公不作美,当时风雨交加,天寒地冻,汉军一时还适应不了这种环境,十分之二三的汉兵冻坏了手脚。刘邦非常着急,先后十几次派人侦探敌情,但冒顿单于老谋深算,暗暗把勇猛善战的兵士和肥牛壮马隐蔽起来,故意把老弱兵士和瘦弱牲畜暴露在外。当时,侦探都说匈奴并没有那么强大,甚至虚弱可击。刘邦不太相信,又另派刘敬前去观察动静。但是,还没等刘敬回来,刘邦也是急于取胜,就迫不及待地率兵过了句注,结果掉入了匈奴的预设的埋伏圈内,被冒顿单于围困达七天七夜。刘邦被围的地方时称“白登山”,所以,历史上称这次战役为“白登之围”或叫“平城之围”。

 

当时的平成就是如今的大同。

冒顿率领骑兵从四面进行围攻:匈奴骑兵西面的是清一色白马,东面是一色青马,北面是一色黑马,南面是一色红马,《汉书·匈奴传》记载:“平城之下亦诚苦!七日不食,不能彀弩”。在汉军的坚决抵抗下,匈奴围困了七天七夜,也没有占领白登。

 

图片 2图片 2


但刘邦和部下也都束手无策,善于谋略的陈平了解到冒顿的阏氏还年轻,于是,献出了一条“秘计”,实际上就是“美人计”。陈平利用随军的画工画了一张美女图,令人带着,秘密潜入匈奴大帐,见到了冒顿的阏氏(阏氏相当于中原王朝的皇后),对阏氏说,汉帝已经被围了七天七夜,十分焦急,已经派人回去迎接如此之美的美女要送给冒顿单于。如果冒顿单于见到这位美女,肯定会特别喜欢,怜爱有加,那就会放了汉帝。阏氏您不如趁着那美女没有到来的时候,想办法让汉军逃脱,那样的话,汉朝自然不会舍得将那美女贡献出来了。阏氏嫉妒心很强,她害怕失宠,于是,阏氏绞尽脑汁说服冒顿撤军。她对冒顿单于说:“两主不相困。今得汉地,而单于终非能居之也。且汉王亦有神,单于察之”。

 

意思是说,两个国家的主子不应该互相围困。就是咱们战胜了,占据了汉朝的地方,可是,不可能长久居住。而且,早就听说汉王也有神灵的保佑啊。单于你可千万想好。

当时冒顿单于为了彻底打败刘邦,和反对刘邦的王黄和赵利约定了会师的日期,但他们的军队没有按时前来,冒顿单于怀疑他们同汉军有勾结,就采纳了阏氏的建议,打开包围圈的一角,让汉军撤出。当天正值天气出现大雾,汉军“持满傅矢外乡”“徐行出围”,才得以脱险。

 

总之,陈平是用美人计使刘邦解了“白登之围”。

   “白登之围”虽然解除了,刘邦被匈奴也吓破了胆,向刘敬询问计策。刘敬回答说:“天下初定,士卒疲于兵,未可以武服也。冒顿杀父代立,妻群母,以力为威,未可以仁义说也。独可以计久远子孙为臣耳,然恐陛下不能为。”说的是目前“和亲”不仅可以解围,而且还可以使两个民族和平相处,为汉王朝整顿内政、恢复经济、发展生产、增强实力都是有好处的。接着向刘邦建议:“陛下诚能以嫡长公主妻之,厚奉遗之,彼知汉嫡女送厚,蛮夷必慕以为阏氏,生子必为太子,代单于。何者?贪汉重币。陛下以岁时汉所余彼所鲜数间遗,因使辩士风谕以礼节。冒顿在,固为子婿;死,则外孙为单于。岂尝闻外孙敢与大父抗礼者哉?兵可无战以渐臣也。若陛下不能遣长公主,而令宗室及后宫诈称公主,彼亦知,不肯贵近,无益也。”

 

刘邦立即想把鲁元公主嫁给匈奴。但吕后坚决反对,日夜向刘邦哭诉:“妾唯太子、一女,奈何弃之匈奴!

刘邦在吕后的苦恼下无奈,只好以假代真,派刘敬带着宗室的女儿假称公主送给冒顿单于作阏氏,并且“岁奉匈奴絮缯酒米食物各有数。约为昆弟以和亲”。

这一举措开创了中国历史上以和亲作为外交工具的先河。

   

    由此可见,西汉与匈奴的和亲是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进行的,西汉出于主动,匈奴处于被动地位,而“白登之围”成了这次和亲的契机。所以,这是“以美女作苟安的城堡,美其名以自欺曰和亲”。

曾经有很多人认为这次和亲无益的观点。

其实不然,从汉初到汉武帝时匈奴正处于蓬勃发展的上升时期。冒顿单于能在很短的时间内,大败东胡,赶跑月氏,兼并楼烦,控弦之士达三十余万,自然会对西汉王朝十分鄙视。而中原这边汉初的情景则十分可怜。《汉书·食货志》载:“汉兴,接秦之敝,诸侯并起,民失作业,而大饥馑。凡米石五千,人相食,死者过半。高祖乃令民得卖子,就食蜀汉。天下既定,民无盖藏,自天子不能具醇驷,而将相或乘牛车。”处于如此劣势企图侥幸取胜是不可能的,和亲能够维系双方平安无事自然比交战略胜一筹。

    

    匈奴当时处于比西汉落后的社会形态,需要的是肥沃的牧场和众多的奴隶。因为匈奴是一个随逐水草、迁徙无常的游牧民族,加上地处边陲,气候寒冷,物产贫瘠,除了畜牧业之外,其他东西均需仰给于人。而当时西汉的物质文明水平高于匈奴,这就比较容易刺激匈奴对中原财物的贪欲。因为“获得财富已成为他们最重要的目的之一”,而且游牧民族的最大习性就是,“宽则随畜,因射猎禽兽为生业,急则人习战功以侵伐”,“明以战功为事”,“行盗侵所以为业”。因为他们所要求的,是“把肥沃的土地和人烟稠密的居处变为牧场”。这就决定了西汉王朝不能靠战争解决汉匈关系,只有采取和亲这种政策。

 

“和亲协定”对双方的约束作用也是不可低估的。我们知道,在冒顿单于从白登撤围之后,汉匈双方订立了“和亲协定”。关于“和亲协定”的有关情况,《史记》卷110《匈奴列传》及卷112《主父偃列传》都有汉高祖派刘敬到匈奴“结和亲之约”的记载。

“和亲协定”主要包括五项条款:一是汉朝将公主嫁给匈奴单于;二是汉与匈奴划疆立界:“长城以北引弓之国受令单于,长城以内冠带之室朕亦制之,使万民耕织,射猎衣食,父子毋离,臣主相安,[]无暴虐”,“匈奴无入塞,汉无出塞”;三是“汉与匈奴约为兄弟”,双方成为兄弟之国,享有平等地位;四是汉朝“岁奉匈奴絮缯酒米食物各有数”,而匈奴不再侵扰汉朝;五是双方进行一些“通关市”活动。

 

由此可见,“和亲协定”的主要目的是避免战争,发展经济贸易关系,使双方人民都能得到实惠。也是在汉朝与匈奴的力量对比处于不平衡的状态之下汉朝不得不委曲求全,以期暂时避免匈奴的侵扰。从高帝九年(198)使刘敬往匈奴结和亲之约开始,至武帝元光二年(133)发动对匈奴战争为止,除了出嫁公主之外,即以公主嫁给单于为阏氏为名,有时一次就赠给匈奴黄金千斤(匈奴的黄金工艺很发达,和汉朝供给原料是有关系的)。另每年奉送一定数量的絮、缯、酒、米、食物。惠帝三年(192)、文帝六年(174)、景帝元年和五年(156年和前152)复先后遣送公主,财物更是年年奉送。文帝后元二年(162)又把絮、缯、酒、米、食物改为秫蘖(音聂)、金帛、丝絮等物,仍每年有一定的数额。不仅种类增加了,而且增加的都是如金帛、丝絮等贵重物品。文帝之所以不惜忍受较大的牺牲,原为争取今后“匈奴无入塞,可以久亲”。后来这些财物在后元六年(158)因匈奴大举侵扰而一度中止输送,至景帝元年(156)派御史大夫陶青至代郡(汉治代县,今河北蔚县东北)与匈奴谈判,恢复和亲,复继续年年付给,直至公元前133年武帝对匈奴发动战争,才告终止。

  

    和亲后,汉朝开放“关市”,准许两族人民交易。这在刘敬往结和亲之约后便实行了。当时通过关市,匈奴从汉族地区换得了不少物品和金属器具,特别是铜。故文帝六年贾谊上疏,有控制铜器和铜矿出塞以挟制匈奴的对策。后来关市在后元六年因匈奴大举侵扰而一度中断,至景帝元年恢复和亲又重行开放。开放关市,有利于汉匈两族人民的联系和经济文化的交流,汉朝这样做是对的。

  

    但是,由于公主、财物和关市并不能满足匈奴奴隶主的贪欲,匈奴对北部边境的袭扰抢掠还时常发生,也就是说汉朝虽忍受了巨大的牺牲,仍不能获得北方的安宁和汉人生产、生活及财产的保障。当时的陇西、北地、上郡、云中、上谷、辽东等郡(当今甘肃临洮、庆阳、陕西榆林、内蒙古托克托、河北怀来、辽宁辽阳一带)经常遭到侵扰。匈奴骑兵所到之处,毁坏庄稼,劫夺财产,杀掠吏民,抄掳人口,把大量汉人俘为奴隶,单是云中、辽东,每年每郡被杀害和被掠去的人口就有一万多人。正如文帝六年《复单于书》中所说:因为汉与匈奴约为兄弟,所以赠给单于的物品甚为丰厚,可是背约离异兄弟之亲者,责任常在匈奴。武帝元光二年诏书也说;朕以子女嫁给单于,赠送金币文绣也不少,可是单于却以傲慢的态度对待诏命,侵盗不止,边境被害,朕甚悯惜!可见武帝即位之后,匈奴仍有不断侵扰北方之事,否则武帝不会说出“侵盗不止,边境被害”的话来。事实证明,汉初的和亲政策开始时期,对于恢复汉朝的经济起了一定的作用,但文景后期,和亲收到的实际效果就不大了。

 

可见汉初的和亲是一种从积极不断向消极转化的政策,后来就是一种变相的纳贡了。其后果足以在一定程度上滋长匈奴的贪欲,却无补于汉族的安宁和汉匈两族人民的友好。所以,武帝在国力充实、足以抗拒匈奴的时候,本于维护他的封建王朝的统治,树立中央政府的权威。采取积极防御的战争方针以代替消极的和亲政策。

汉武帝之后发生的和亲,性质就发生了变化了。王昭君的出塞和亲,有着“下嫁”的意义,并且在实际上收到了维护和平,促进贸易,民族融合的作用,是值得肯定的。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张玉兰_思文1966年6月13日出生,籍贯:黑龙江省北安人。现住北京,自由撰稿人、文史研究者,作品先后发表在各类报刊杂志,2006年协助著名辽金史专家王德恒先生搞辽金西夏史研究和东北亚丝路,至今已经完成24个课题,文章发表在《知识就是力量》《内蒙古日报》《北方新报》《吉林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