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亲文化百科

广告

王昭君的和亲为什么是续亲?

2011-10-11 14:19:40 本文行家:王德恒

元帝的后宫女子很多,不能全部召宠,便令画工把她们的相貌如实画出,汉元帝则按画像选取美貌者召幸。宫女为了受召,大都贿赂画工,画工则大量索取,多则数十万,最少也不下十万。惟独王昭君不肯贿赂画工,画工自然没有如实画出她的美貌,致使昭君“入宫数岁,不得见御,积悲怨”。因此当呼韩邪单于向汉元帝提出娶汉女为妻时,王昭君“乃请掖庭令(嫔妃居住的后宫称掖庭,掖庭令即为管理掖庭的长官)求行”…,出塞和亲。

近日,内蒙开始举办昭君文化节,有朋友约去喝酒。实在没有时间。朋友便让我说几句关于昭君的话,当然要和往年不同。

匆匆之间,想起,汉武帝如果早答应匈奴的和亲请求,就不至于上演“轮台悔过”这场尴尬的戏了,当年的人民的幸福指数就会高了很多。

昭君本人以前我一直认为还是怀着乡愁,揣着抱怨离开长安的。细读当时的记载,“丰容靓饰,光明汉宫;顾景裴回,竦动左右。”感觉她在装扮完后,特别得意,“丰容”就是丰满,丰满的身体穿上靓丽的服饰,使得汉宫竟然呈出一片光明。环顾左右,展开裙琚,双目流光,令众人耸动。

应该说,她此时是在炫耀!

她就是笑盈盈的走向草原的。

 



图片 2图片 2



 

  在汉武帝之前,汉朝和匈奴一直保持着和亲关系,基本上没有大的战争。从而使汉朝经济得以恢复,进而在和平环境下,达到了“文景之治”的大好局面。

这种情况在汉武帝即位后发生了转变。

汉武帝继位后,建元六年(135)在一些大臣的主张下,与匈奴进行过一次和亲,之后就进入到了战争状态.直到汉武帝死的近50年间,汉再也没有同匈奴和亲。

 

     匈奴要求和亲而不可得

 已经通过和亲获得了巨大经济利益的匈奴,并不想进行持续的战争,开始主动向汉请求和亲:

 元狩四年(119),匈奴采用汉降将赵信的计策,派使者到汉,“好辞请和亲”。汉大臣也有主张和亲的,但没有占上风,和亲未成。

 《资治通鉴》卷2l载:“匈奴自卫、霍度幕()以来,希复为寇,远徙北方,休养士马,习射猎,数使使于汉,好辞甘言求请和亲。”

 《汉书·匈奴传》称:“自是(卫青、霍去病击匈奴)之后,匈奴震怖,益求和亲。”

 《汉书·匈奴传》载:“单于遣使遗汉书云:‘南有大汉,北有强胡。胡者,天之骄子也,不为小礼以自烦。今欲与汉闽大关,取汉女为妻……它如故约,则边不相盗矣。”

 《汉书·匈奴传》载:“汉兵深入穷追二十余年,匈奴……疲极苦之。自单于以下常有欲和亲计。”

   元封四年(107),汉派王乌等人侦探匈奴。王乌因懂得匈奴风俗,“单于爱之,详许甘言……以求和亲”。

   自卫青、霍去病大败匈奴后,匈奴多次向汉甜言美语要求和亲,作为已经对匈奴战争取得重大胜利的汉武帝来说,这时以武力作后盾,以和亲为桥梁,汉匈必会出现一种新的和平局面,对于双方都是有好处的。但是,汉武帝根本没有诚意与匈奴和亲,而是向匈奴提出了匈奴不愿接受的附加条件:“即欲和亲,以单于太子为质于汉。”单于对此不满,说:“非故约。故约,汉常遣翁主,给缯絮食物有品,以和亲,而匈奴亦不复扰边。今乃欲反古,令吾太子为质,无几矣。”可见汉对匈奴请求和亲的措置是不得体的。

此后同匈奴的战争与这次不得体的措置有很大关系。结果汉朝虽然取得了胜利,但是,也打得筋疲力尽,使人民陷于灾难之中,国库空虚。最后,武帝放弃轮台,进行悔过。但是,已经造成了不良后果,很长一段时间经济难以恢复。

昭帝、宣帝时期,汉朝还是强势,当然没有和亲之举。就在这时,匈奴中间却发生了内乱,分为五部,互相攻杀。

在这次内讧中,呼韩邪单于与郅支单于相争甚烈,最后郅支单于击败呼韩邪单于,占有漠北的广大地区。呼韩邪的处境十分困难。这时,左伊秩訾王劝他“称臣入朝事汉,从汉求助”。但呼韩邪的其他部下坚决反对,他们认为:“臣事于汉,卑辱先单于,为诸国所笑!何以复长百蛮!”掣左伊秩訾力排众议,坚决主张“今事汉则安存,不事则危亡。”呼韩邪单于深深同意这一点,便于甘露元年(53)派其子右贤王铢娄渠堂入汉朝拜。两年之后,呼韩邪亲自到长安朝见汉元帝,汉对他“宠以殊礼,位在诸侯王上,赞谒称臣而不名。”

   仍在漠北的郅支单于见汉朝出兵帮助呼韩邪,便与汉决裂,不来朝拜,向西发展,建昭三年(36)被甘延寿和陈汤杀掉。这样,匈奴与汉的敌对势力终被消灭。

   郅支被杀,呼韩邪且喜且惧,上书汉朝,表示愿意朝见汉元帝。竞宁元年(33),呼韩邪第三次到达长安,汉对他“礼赐如初,加衣服锦帛絮,皆倍于黄龙时”。在长安期间,呼韩邪“言欲取汉女而身为汉家婿”。汉元帝遂令王昭君出塞和亲。 

汉元帝就是此时将年号改成“竟宁”,希图安宁。

因为到了这时,汉匈之间已经处于战争状态一百多年了,人民为此付出的痛苦和代价太高了。汉元帝让王昭君出塞和亲,将汉匈之间的和亲历史又续上了,这具有不可估量的历史意义。可以说,南北之间、汉匈之间又进入了和亲年代,人民再也不用承受战争的苦难了。

 

    王昭君是个有个性的女子

关于王昭君自愿前往匈奴和亲的原因,确实是当时的“潜规则”造成的。

元帝的后宫女子很多,不能全部召宠,便令画工把她们的相貌如实画出,汉元帝则按画像选取美貌者召幸。宫女为了受召,大都贿赂画工,画工则大量索取,多则数十万,最少也不下十万。惟独王昭君不肯贿赂画工,画工自然没有如实画出她的美貌,致使昭君“入宫数岁,不得见御,积悲怨”。因此当呼韩邪单于向汉元帝提出娶汉女为妻时,王昭君“乃请掖庭令(嫔妃居住的后宫称掖庭,掖庭令即为管理掖庭的长官)求行”…,出塞和亲。

这段历史记载于《后汉书》卷89《南匈奴传》,应该是信使,剧作家曹禺将这段富有戏剧性的材料抹去,不见得明智。

   在汉朝举行的欢送仪式上,王昭君衣着美观,举止从容,充分显示了她的美姿。汉元帝见此,“意欲留之,而难于失信,遂与匈奴’。

 《后汉书·南匈奴传》一段记载:“昭君丰容靓饰,光明汉宫;顾景裴回,竦动左右。”

也就是说,她确实生的靓丽无比,而且也会在众人面前展示自己,个性张扬。她后来成绩卓著,后世知名,和她的这种个性是有关系的。假如说不是王昭君而是一个嗫嚅懦弱的女子,便不会有这种成就。

历史是青睐那些有个性、有胆略、有智慧的人的。

 建昭六年(33),王昭君头戴红暖兜(后人称之为“昭君套”),身穿红斗篷,向西北进发。经冯翊,过北地,然后路过上郡北上,到达西河;自此西行抵朔方;由此再往东北折去,到达五原。

 

      秦直道变成了和亲之路、丝绸之路

昭君和亲走的道路,就是秦直道。

秦直道是公元前212年至前210年秦始皇命大将蒙恬监修的一条世界上最早的高速公路,纵穿鄂尔多斯草原,北为内蒙古段,南为陕北段。从内蒙古包头市(古代九原郡)到陕西咸阳附近淳化县(古代云阳郡)

这条道是王昭君和亲北上出塞的必经之路,这条路也是丝绸之路的重要支线、民族文化交流的重要通道。

在秦直道的起点包头市麻池一带,考古学家们1954年在发掘的汉墓回填土中就发现了篆字刻写的单于和亲千秋万岁长乐未央等文字和筒形瓦当。

著名历史学家翦伯赞先生在《从西汉的和亲政策说到昭君出塞》一文中说:据考古工作者判断,这些瓦当是属于西汉末年的(见《文物参考资料》1955年第十期)。在呼和浩特市发现了类似的单于和亲砖,上面也印有单于和亲千秋万岁长乐未央等文字(见邵适庐《专门名家》第二集《广仓砖录》,原物的一部分存内蒙历史博物馆)。这些单于和亲砖虽然没有制作年代,但和瓦当上的文字几乎完全相同,是属于同一时代的。

 这条道路上,出了和亲之外,主要是运送南北之间往来的货物,向北一直能够达到贝加尔湖,中原关中产的丝绸布帛包括许多手工制品,原始瓷器特别是粮食都曾经源源不断送往草原,草原也不断回馈驼马牛羊以及各种畜产品。只要是在和亲的状态下,这种贸易几乎没有中断。

 

   昭君续亲的作用

   昭君出塞那年,本应是建昭六年(33),由于昭君出塞在汉匈关系史上具有重大意义,汉元帝下令改元,将建昭六年改为竟宁元年。汉元帝的诏书说:“呼韩邪单于不忘恩德,向慕礼义,复修朝贺之礼,愿保塞传之无穷,边陲长无兵革之事。其改元为竟宁。”应劭对“竟宁”的含义作了解释:“呼韩邪单于愿保塞,边竟()得以安宁,故以冠元也。”

呼韩邪单于得到昭君,上书汉朝,表示“愿保塞上谷以西至敦煌,传之无穷,请罢边备塞吏卒,以休天子人民。”又号王昭君为“宁胡阏氏”。颜师古对“宁胡”作了这样的注释:“言胡得之,国以安宁也。”

从这两个举动来看,呼韩邪单于是具有政治头脑的,他完全清楚大汉王朝需要什么。

 昭君到了塞外,亲手教匈奴妇女纺纱织布,缝衣绣花,播种百谷。她也学穿胡服,学吃胡餐,学说胡语,学唱胡歌。

王昭君和呼韩邪结合后,生一男孩,取名伊屠智牙师,后来当上了匈奴的右日逐王,东汉光武帝时被匈奴单于所杀。《后汉书·南匈奴传》载:“初,单于弟右谷蠡王伊屠智牙师以次当[]左贤王。左贤王即是单于储副。单于欲传其子,遂杀智牙师。智牙师者,王昭君之子也。”智牙师被杀这一事件对匈奴上层影响很大,“比见智牙师被诛,出怨言曰:‘以兄弟言之,右谷蠡王次当立;以子言之,我前单于长子,我当立。’遂内怀猜惧,庭会稀阔”。

   汉成帝建始二年(31)夏,呼韩邪单于死,王昭君悲痛不已,“上书求归”长安,汉成帝则敕令她“从胡俗”。昭君只好忍受“子蒸其母”的委屈,再次嫁给了呼韩邪大阏氏的长子复株累单于雕陶莫皋(3l一前20)

   王昭君和复株累单于年龄相当,感情融洽,生下两女,大女儿名云,嫁给右骨都侯须卜当,所以,云又被称为“须卜居次”(匈奴把公主称为居次)。王莽摄政时,为了取悦太后,曾于平帝元始二年(2)让匈奴单于遣须卜居次“入侍”太后。小女儿的名字不详,只知她嫁给当于氏,人们习惯地称她为“当于居次”。云生一子名奢,后来当了匈奴的大且渠(官名),小女儿生下一子即醯椟王。鸿嘉元年(20),复株累单于死,昭君从此寡居,当时约三十三四岁。

   由于王昭君接续在汉匈和亲历史,巩固了汉匈之间的关系。从昭君出塞的竟宁元年开始到王莽篡汉建新的四十年时间里,汉匈双方没有发生过任何战争,而且匈奴前往长安朝拜汉庭。,加强双方联系。比如,建始二年(30),匈奴单于派其子右致卢儿王入侍,实际上,几乎就是主动担任了人质的角色。

   河平元年(28),匈奴单于派右皋林王伊邪莫演等人向汉奉献,虽然奉献的是什么,数量多少没有留下记载,但是,以“奉献”之名朝拜,说明是对汉庭臣服的。

 河平二年(27),匈奴单于派遣使者朝贡,并上书汉成帝,表示亲自到汉朝拜。河平四年(25)正月,复株累单于亲自到长安朝拜,汉对其“加赐锦绣缯帛二万匹,絮二万斤,它如竟宁时”。按照惯例,“单于朝,从名王以下及从者二百余人”。二月,回归匈奴。

 鸿嘉元年(20),王昭君丈夫复株累单于病死,搜谐若韫单于继立,“遣子左祝都韩王朐留斯侯入侍”。

 绥和元年(8)冬,车牙若鞔单于死,乌珠留凝单于(8年一13)即位,也派其子访问汉朝。郎将夏侯藩、副校尉韩容出使匈奴。

 绥和二年(7)七月,单于再次派其子朝拜汉帝。  建平二年(5),乌孙王慑于匈奴的强势,让儿子到匈奴作人质,汉派使者责备匈奴单于,令其归还乌孙质子,匈奴就服从了。

   从表面来看,上述仅是匈奴单于及其儿子到长安朝献,但这恰恰说明,匈奴对汉具有很强的隶属关系,匈奴已由过去与汉的直接对立变成汉的藩属,这有利于中华民族的巩固及团结。而这种关系的形成的阶段,正是王昭君在匈奴生活的时间,并且她的两位丈夫都是匈奴单于,王昭君无疑在这方面起了重要作用。这正如翦伯赞所说的那样:“汉武雄图载史篇,长城万里遍烽烟,何如一曲琵琶好,鸣镝无声五十年。”

 王昭君出塞后,曾两次和匈奴单于结合,生儿育女。她的后代,继续为汉匈两族的友好而奔波。王莽执政时,由于采取了如改“匈奴单于玺”为“匈奴单于章”等错误政策,汉匈关系顿变紧张。这时昭君女儿云、女婿当挺身而出,设法弥合。始建国五年(13),乌珠留若鞔单于死,昭君女婿匈奴大臣右骨都侯须卜当掌权,云“常欲与中国和亲,又素与咸厚善”,便拥立亲汉的咸为单于——乌累若鞔单于(1318),以此维护并发展与汉的隶属关系。此后,云和当一方面极力“劝咸和亲”,另一方面又派人到西河“制虏塞下”告诉塞吏想见和亲侯王昭君的侄子王歙。王莽派王歙和歙弟王飒出使匈奴,祝贺单于新立,赐给单于黄金、衣被和锦帛等物品。

天凤五年(18),王昭君的亲属到了长安,王莽册封当为须卜单于,还准备派出大部队到匈奴辅立,因当病死,这次扶植计划没有成功。不久,王莽以其庶女嫁给王昭君的外孙奢,将奢的爵位由侯晋升为公吲,并想出兵拥立奢为匈奴单于,因王莽被杀,这一计划也没能落实。

   由此可以看出,虽然由于王莽民族政策的失误导致了汉匈关系的紧张,但是,双方始终未曾发生大战,而且使臣往来仍络绎不绝,这与王昭君的后裔和亲属的积极努力是分不开的。所以,昭君出塞不仅自己为汉匈友好做出了贡献,而且她所播下的汉匈友好的种子已扎根发芽,开花结果。

两千多年前的汉代,就有与王昭君同时期的诗人焦延寿写诗赞成和亲,颂扬昭君,诗曰:长城既立,四夷宾服,交和结好,昭君受福。(见《四部备要·子部》易林卷十二第四页)

     由王昭君以及她之前的诸多和亲公主开辟的和亲之路,是一条和平发展之路,经济往来之路,民族团结融合之路,是通往繁荣的道路,应该一直走下去。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广告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王德恒王德恒 出生于1953年12月26日 满族。毕业于吉林大学历史系。研究员。北京史研究会理事,北京作家协会会员。现任FAB精彩企业集团专家顾问,SGS中外合资通用标准技术公司顾问,《中国高新技术企业》杂志副总编。 长年从事文物考古和文物保护工作,侧重旧石器时代研究和北方少数民族历史的研究,形成了自己独特的学术风格和历史观点。出版和发表了大量的文章和论著。代表作品有《顺治与鄂妃》、《大洋彼岸的龙雾》、《天根》、《殷虚龟甲历劫纪》、《北京的皇陵与王坟》、《金帝陵述略》、《壁画迷雾》《明清帝王与皇陵文化》、《大唐帝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