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亲文化百科

广告

东魏西魏为什么抢着与柔然和亲呢?

2011-10-12 12:48:59 本文行家:张玉兰_思文

东魏和西魏这两个政权为了争夺地盘,都以和亲为手段,结交具有举足轻重地位的草原帝国柔然。

卓越的鲜卑族的政治家、军事家和改革家孝文帝拓跋宏几次御驾亲征,最终累死在征战的途中。孝文帝死后,又经历了几帝,北魏国力逐渐衰落了。

图片 1图片 1


 

孝明帝时,由于皇帝幼小,由母亲胡太后代其理政,这也是直接导致北魏土崩瓦解的原因。  

胡太后是一个私生活放荡的女人,同时也是一个追求享乐、穷奢极欲的人。在她的影响下,北魏各王公大臣纷纷效仿,生活糜烂奢侈,甚至互相攀比,由此北魏国政大大衰败。

看来北魏拓跋家如果一直引用汉武帝的老办法,“立其子杀其母”就对了,就是在立儿子做太子的同时,杀掉太子的母亲,以此来防止吕后那样的悲剧重演。如果这个办法一直沿用也不会导致胡太后乱政,没有胡太后的胡作非为,北魏也不会直接导致灭亡。

公元528年,已经19岁的孝明帝不但对胡太后的专权非常不满之外,又发现胡太后与其男宠的奸情,孝明帝痛恨之极,要大义灭亲,于是找上了当时的乱世枭雄尔朱荣,此人长期盘踞山西,训练了一支精锐骑兵,所向无敌。孝明帝就像抓住了救命稻草,急令尔朱荣为国讨贼。得到剿匪令的尔朱荣信心满怀的出发了,当然他的目的并非是为国尽忠那么简单,而是想趁天下大乱浑水摸鱼,分到一杯羹。

 

然而此事不幸走漏了风声,胡太后知道后大怒,于是先下手为强,毒杀了自己的亲生儿子孝明帝。尔朱荣认为机会来了,于是他借口为孝明帝报仇,进攻洛阳,杀死胡太后及二百余位大臣,立孝庄帝,其实自己掌控大权。但是好景不长,不甘受摆布的孝庄帝联合对尔朱荣的残暴统治不满的朝廷势力,而诛杀了尔朱荣。

 

尔朱荣的弟弟尔朱兆见哥哥惨死,起兵杀入京城,把孝庄帝杀死,又立了一个小皇帝,这时的朝廷变得更加乌烟瘴气。

 

殊不知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尔朱荣的有两个了得的家将,即高欢、宇文泰二人,先是高欢趁乱出手,依靠河北大族的支援,把尔朱氏灭门九族,把持了朝政大权,立了孝武帝。

 

后来孝武帝为摆脱控制,出走到长安投奔与高欢始终明争暗斗的宇文泰。而高欢则改立闵帝,同时迁都于邺,史称东魏,后来高欢毒死闵帝。

 

另一方面,宇文泰也定都长安,几乎就在高欢毒死闵帝的同时,宇文泰也毒死了孝武帝,建立西魏。

至此,长期称霸中国北方的北魏王朝彻底灭亡。

 

东魏和西魏这两个政权为了争夺地盘,都以和亲为手段,结交具有举足轻重地位的草原帝国柔然。

    西魏丞相宇文泰一方面将孝武时舍人元翌的女儿封为化政公主出嫁给柔然可汗阿那瓌(gui)的弟弟塔塞,另一方面又建议西魏文帝将阿那瓌女儿娶为皇后,建立双边和亲关系。文帝于大统初年(535)与阿那瓌立约,“通好结婚”。阿那瓌决定让长女郁久闾氏出嫁。

 

阿那瓌对这次和亲很重视,陪送了很多财物。大统三年(537),郁久闾氏(524540)开始动身,随带车驾七百辆,马一万匹,骆驼一千头。到达黑盐池时,“魏朝卤簿文物始至”。迎亲使扶凤王元孚请郁久闾氏面朝南方,因柔然风俗以东为贵,所以她对元孚说:“我未见魏主,故蠕蠕女也。魏仗向南,我自东面。”

公主坚持此时自己还没有见到魏国的君主,还是柔然的女儿。所以不能改变仪仗的朝向。你们魏国来的仪仗向南,我的仪仗队还是向东。

元孚无话可答,只好迁就。大统四年(538)正月,阿那之女到了京师,年仅14,现在来说还是个孩子。

     

     文帝已在大统元年(535)立洛阳乙弗氏为皇后。史称乙弗皇后“性好节俭,蔬食故衣,珠玉罗绮绝于服玩。又仁恕不为嫉妒之心,()帝益重之。”

    大统四年(538)正月,阿那瓌之女到了京都,文帝不敢得罪柔然,已经知道这个柔然女子虽然年龄小,但是很有主见,便废掉乙弗皇后,立郁久闾氏为皇后。当时文帝和乙弗后相亲相爱恩爱很深,对废后一时犹豫不决。阿那瓌知道情况后,率领兵众渡过黄河,扬言文帝必须废掉乙弗后,否则,柔然大军将进驻长安。文帝迫于柔然的强势,只好将乙弗后废掉。文帝先让她逊居别宫,后出家为尼。但是,郁久闾氏仍对她猜忌不已,文帝又只好把她迁居秦州。文帝虽从国家大局考虑,一再迁就郁久闾氏,但对乙弗后仍“恩好不忘”,密令她重新蓄发,待时机成熟,重新将她立为皇后。

 

大统六年(540)春,柔然举部渡河,人们传言柔然为了乙弗后而才兴师动众的,文帝急令中常侍曹宠让乙弗后自杀。乙弗后挥泪对曹宠说:“愿至尊享千万岁,天下康宁,死无恨也。”

随后悬梁自尽,留下千古爱情悲剧。

  

     同年,郁久闾氏怀孕,将要生产,搬到瑶华殿居住。每到夜深人静时,郁久闾氏就听到殿上不断传来狗叫声,心里既害怕又厌恶。她又经常发生错觉,总是看到漂亮的妇人来到她跟前,而医巫一无所见。可见郁久闾氏临产前已经神经错乱,产后就死了,那时她才年仅16岁。西魏把她安葬在少陵原,大统十七年(551)又在永陵与文帝合葬。

     郁久闾氏去世不久,西魏文帝又派仆射赵善出使柔然,再次向阿那瓌求婚。赵善刚到夏州,就听说柔然已被东魏拉拢过去,准备扣留西魏的求婚使者。赵善贪生怕死,从夏州折回。文帝又派杨荐带着十斤黄金、三百匹杂彩出使柔然。杨荐一到,就“责其背惠食言,并论结婚之意。蠕蠕感悟,乃遣使随()荐报命焉”。

 

    东魏也以和亲为手段拉拢柔然。东、西魏一分裂,高欢就派人到柔然劝说阿那瓌归附东魏。兴和二年(540)初,阿那瓌虽开始向东魏朝贡,“然犹未款成”。所以,东魏很有必要与其和亲,使其成为自己的同盟。

    东魏与阿那瓌的和亲是从离间西魏与阿那瓌的关系入手的。大统六年(540),西魏文帝郁久闾皇后死后,东魏高欢乘机派相府功曹张徽纂出使柔然,离间西魏与阿那瓌的关系。张徽纂告诉柔然:是西魏文帝“杀阿那瓌之女,妄以疎属假公主之号,嫁彼为亲。……彼女既见害,欺诈相待,不仁不信,宜见讨伐。……彼若深念旧恩,以存和睦,当以天子懿亲公主结成姻媾,为遣兵将,伐彼叛臣,为蠕蠕()主雪耻报恶”。

  

     这些煽动性的语言果然奏效,阿那瓌和部下一致同意“归诚于东魏”。阿那瓌便派俟利、莫何莫缘游大力等向东魏朝贡,并为长子庵罗辰请婚。静帝诏令兼散骑常侍太府卿罗念、兼通直散骑常侍中书舍人穆景相等人出使柔然。同年八月,阿那瓌又派莫何去折豆浑十升等人到东魏再次求婚和亲。在高欢的奏请下,静帝把常山王元骘(zhi)妹乐安公主改封为兰陵郡长公主嫁给庵罗辰。

  

     对于这次和亲,柔然和东魏都很重视。阿那瓌特派吐豆登郁久闾譬浑、俟利莫何折豆浑侯烦等人带着一千匹马作为聘礼,到东魏迎亲。东魏静帝诏令兼宗正卿元寿、兼太常卿孟韶等人从晋阳北送公主出嫁。兰陵公主的嫁妆及所用物品,全由宰相高欢亲自检查,“咸出丰渥”。

    在兰陵公主、送亲及迎亲使者离开京都后,阿那瓌派吐豆登郁久闾匿伏、俟利阿夷普掘、蒲提弃之伏等人到新城之南迎接公主。

    兰陵公主已出发两个月,高欢考虑到阿那瓌的话不太可靠,加上现在“国事加重”,他便赶上送亲队伍,亲自把兰陵公主送到楼烦之北,在此接见并慰问了柔然使者,对他们分发了大量贵重物品。阿那瓌“自是朝贡东魏相寻”。

 

历史上著名“蠕蠕公主”郁久闾氏,是阿那瓌的女儿。东魏武定年间(543549)阿那瓌企图与西魏联兵讨伐东魏。高欢十分恐惧,令杜弼出使柔然,为长子求婚,以求避免战争。阿那瓌对杜弼说:“高王自娶则可。”

就是说我的女儿只能给真正掌权的刚刚登上皇帝宝座的高欢当妻子,当儿媳可不行。

当时,高欢已经有了娄氏作皇后。史称娄后“少明悟,强族多娉之,并不肯行。及见神武(高欢)城上执役,惊曰:‘此真吾夫也。’乃使婢通意,又数致私财,使以娉己,父母不得已而许焉。”

高欢在倾尽家产结交豪杰时,娄氏积极为他出谋划策。娄氏当上渤海王妃时,阃闱之事全由她裁决。被立为皇后,仍“雅遵俭约,往来外舍,侍从不过十人”。高欢对她非常尊重,因此对娶蠕蠕公主为皇后的事举棋不定。娄后则劝高欢:“国家大计,愿不疑也。”高欢于是才决定娶蠕蠕公主。

  

    武定三年(545),高欢派慕容俨出使柔然,迎娶蠕蠕公主。八月,高欢到下馆亲自迎接。蠕蠕公主到了东魏,娄皇后把正宫让给惹不起的蠕蠕公主,高欢感觉非常惭愧,跪在娄皇后面前拜谢。娄皇后说:“彼将有觉,愿绝勿顾。”

    柔然送亲使者到达东魏后,终始处于居高临下的地位。阿那瓌弟秃突佳甚至还警告高欢说:“待见外孙,然后返国。”

    蠕蠕公主性格倔强,一生不肯学说一句汉话。高欢有一段时间因病卧床不起,没有到公主的住处,秃突佳便对高欢及其不满。高欢不敢怠慢,只好抱病赶到公主的住所。

     武定五年(547),高欢去世,高欢的儿子文襄随从柔然的婚俗,娶小妈蠕蠕公主为妻,蠕蠕公主也由此从太后降为皇后,婚后生下一女。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涉及医学、法律、投资理财等专业领域,建议您对内容评估后咨询相关专业人士。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广告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张玉兰_思文1966年6月13日出生,籍贯:黑龙江省北安人。现住北京,自由撰稿人、文史研究者,作品先后发表在各类报刊杂志,2006年协助著名辽金史专家王德恒先生搞辽金西夏史研究和东北亚丝路,至今已经完成24个课题,文章发表在《知识就是力量》《内蒙古日报》《北方新报》《吉林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