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亲文化百科

广告

文成公主出嫁吐蕃后是怎样降服妖魔鬼怪的?

2011-10-19 13:33:30 本文行家:张玉兰_思文

16岁的文成公主作为和平的使者,在父亲的护送下进了西藏,正在崛起的政治新星松赞干布对李道宗行了参见岳父之礼。聪明能干多才多艺的文成公主带去了诸多的汉地文化征服了还处于落后状态的吐蕃民族。

 16岁的文成公主作为和平的使者,在父亲的护送下进了西藏,正在崛起的政治新星松赞干布对李道宗行了参见岳父之礼。聪明能干多才多艺的文成公主带去了诸多的汉地文化征服了还处于落后状态的吐蕃民族。

图片 1图片 1


 

可是,有谁知道她要面对的状况还隐藏着不被人知的风险呢?

松赞干布当时不过二十五岁,却已经有了三位藏族妻子,她们是芒妃墀嘉、象雄妃勒托曼、木雅茹央妃嘉姆措,这三个妻子是信奉当地的苯教的。

 

在文成公主之前,松赞干布用强硬的手段,娶了一位尼泊尔妻子墀尊公主。

文成公主是松赞干布娶得最迟的一位,排名最后。虽然松赞干布对她的美貌赞叹不已、对她的才干十分佩服,雄厚的娘家背景更是他十分看重的。但是,他没有太多的时间陪伴文成公主,正处在上升阶段的而又面临复杂局面的吐蕃需要他出面处理的事情太多了。

而且同样信仰佛教的墀尊公主对文成公主的到来是持排斥态度的,曾经想方设法阻止文成公主和松赞干布见面。墀尊公主“心生妒嫉,故设障难,使公主与赞普不能相见”。

 

其实,松赞干布迎娶墀尊公主也不见得是出于爱情,主要目的,还是在于巩固国家关系,而且更重要的原因,他希望能够得到释迦牟尼的八岁及十二岁两尊等身像。他已经发现,苯教此时对他要统一青藏高原的目的已经不能发挥太大的作用了,他想独尊佛教,利用佛教的影响力来实现自己的理想。

对于文成公主不能经常和松赞干布见面,见到两位王后产生了矛盾,心里着急得还有一个人,这就是前往大唐迎娶文成公主的噶东赞。

噶东赞在吐蕃的地位仅次于松赞干布,并且实际上还掌握着军队的大权,他是积极支持松赞干布的统一事业的,而要想达到目的,必须和唐朝搞好关系。何况,他还接受了唐朝授给的“右卫大将军”的职位。但是,内廷之事他也不好插嘴。

 

这时,发生了前面提到的墀尊公主修建大昭寺的事情。

墀尊公主的国家是释迦摩尼的诞生地,不论是松赞干布娶她还是她来到吐蕃,都有一个重要的使命,就是传播佛教。传播佛教的最重要的手段是要修建佛寺,于是墀尊公主经过选择,在拉萨沼泽地的东北边开始修建佛寺,就在她主持修建的时候,一边建一边塌陷,正在可奈何的时候,据说是噶东赞向墀尊公主说,文成公主精晓中原星算、风水等术,“若欲修建佛寺”,对地理风水等方面的事项,需要向文成公主“请教”。

为了弘扬佛教,墀尊公主只好命人带着一升金沙作为礼物来求文成公主帮忙推算建庙的地理风水。文成公主此时并没有计较过去恩怨,按照中原的“八十种五行算观察法”推测、观察周同地理,提出了可行的办法。

 

但在施工的过程中,还是有人不服气,没有完全按照着事先文成公主算的那些解术来进行,以致新筑起的佛寺基础,又被鬼神捣毁。因此,这些不服气的人才仔细认真地阅读文成公主所作出的各种推算作法,庙宇才得以建成。

这就是著名的大昭寺修建的过程,所以后世人都说此寺是文成公主修建的。按照当时的情况,不满20岁的文成公主还没有真正的信仰佛教,而且阴阳术数的知识也未必精通,都是她带到西藏的随从们帮助了她。

(这里可能确实有鬼神作祟,是谁呢?我估算着就是噶东赞这位苯教的大巫师捣的鬼,好在他是支持文成公主的。)

这件事之后,文成公主和墀尊公主的关系缓和了,而且结成了政治上的同盟。后来,她们合作又建立了小昭寺。

 

648年(贞观二十二年),唐朝派王玄策出使天竺摩揭陀国(今印度比哈尔邦南部),会国王尸罗迭多卒,帝那伏帝(今比哈尔邦北部)王阿罗那顺发兵拒唐使入境,随后,又将使团的全部成员逮捕,王玄策借机逃跑,奔向吐蕃求援。松赞干布立即会合泥婆罗(就是尼泊尔)及西羌章求拔部,共同出兵天竺,俘获了阿罗那顺,并遣使赴唐献捷。

这件事,当然令两位公主都脸上有光。

随后,更有一件事,两位公主密切配合,改写了西藏的历史。

西藏原来信奉的宗教称为“苯教”,到了松赞干布这代已经传承了二十六代。

 

其早期信仰是萨满式的原始信仰,即万物有灵论,与汉地的巫觋无异,此苯波教即如今为世人所知的黑教。巫觋在一般原始社会中地位最高,因此在西藏亦不例外,他们在藏地的影响力更高,能主一族人所有人的命运,族中少男少女欲成婚亦要经过其同意方可完婚,在完婚前,少女的初夜权是属於巫觋的。在佛教密宗没有传播到藏地以前,苯波的势力传播、扩展、以及渗透到贵族阶层。历代赞普基本上也是由他们拥立,包括松赞干布的爷爷和父亲。于是,他们成为了影响赞普权利的最大障碍。

文成公主和墀尊公主来到吐蕃的时候,苯教的势力还是很大的,在她们建立完两个佛教寺院后,由于僧侣少,信徒也少,苯教徒竟然占领了两个寺院,在里面装神弄鬼,大行妖法。两位公主也没办法,只好双双告到了松赞干布那里。松赞干布虽然年轻,但是处理起来非常得法,他没有下令苯教徒撤出寺院,而是让两教各派代表,公开辩论,自己亲自主持。

 

佛教已经有了500多年的历史,而且特别注重义理的探讨,对事物追踪溯源,讲解起来头头是道,苯教这方面是缺乏的,有些“法术”无非是魔术,辩论事物的本质,怎能有佛教的深刻,何况最高裁判人还是心理上就附和佛教的人,苯教最后被松赞干布宣布输了!

苯教教徒被要求要不改信佛教,要不贬为平民,要不流放。从此佛教在西藏开始落地生根,并迅速繁荣发展。
    这次辩论的意义远远不止佛教战胜苯教这么简单。事实上,苯教没有从此消失,而是吸收和改造了佛教的教义,充实了自己。而佛教也吸收了苯教的一些宗教仪式,使自己更适合西藏地区的文化。但此时,他们失败了,两排的斗争从此转入地下。

 

对于文成公主来说,这次辩论才真正使她信仰了佛教,一心一意的成为了佛教信徒。和墀尊公主的关系更加密切了。

应该说,这时的文成公主是最快乐的时候。

但是,好景不长,10年,仅仅10年,松赞干布突然去世,吐蕃的形式也突然复杂起来,进而引起了唐蕃关系的复杂,之后,唐蕃之间开始了不断的战争,文成公主作为和平使者,陷入了无尽的痛苦之中。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涉及医学、法律、投资理财等专业领域,建议您对内容评估后咨询相关专业人士。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广告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张玉兰_思文1966年6月13日出生,籍贯:黑龙江省北安人。现住北京,自由撰稿人、文史研究者,作品先后发表在各类报刊杂志,2006年协助著名辽金史专家王德恒先生搞辽金西夏史研究和东北亚丝路,至今已经完成24个课题,文章发表在《知识就是力量》《内蒙古日报》《北方新报》《吉林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