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亲文化百科

广告

高丽王王焘与元朝三个公主和亲为什么?

2011-11-03 10:25:13 本文行家:张玉兰_思文

亦怜只班公主、金童公主、庆华公主,这是元朝的三个公主,她们都嫁给了高丽王王焘,然而她们得命运又如何呢?

王焘是高丽王謜和元朝宝塔实怜公主的次子。皇庆二年(1313),王源将王位传给了他,王焘到元朝觐时被元仁宗册封为高丽王,回国即位。

 

图片 1图片 1


延祐三年(1316)正月,王焘再次到元朝拜,同年七月,娶亦怜只班忪主为妻。

亦怜只班公主为元世祖之孙营王也先帖木儿之女,与王焘在元朝完婚后,于当年冬与王焘回到高丽。

亦怜只班公主与王焘生活仅有三年即死于高丽,先被追赠为靖和公主,后被迫封为濮国长公主。

 

亦怜只班公主的死讯传到元朝后,营王一家及皇太后除了悲痛之外,也都觉得亦怜只班公主死得蹊跷。一年之后,一直对此存有疑心的元朝派李常志到高丽调查公主的死因。李常志通过对亦怜只班公主的宫女的拷问,弄清了一些事情的真相。

原来,王焘非常喜欢德妃,而亦怜只班公主妒心太强,结果在王焘到延庆宫宠幸德妃时与王焘发生争执,被王焘殴打得鼻孔流血。不久,亦怜只班公主又在妙莲寺因为吵闹遭到王焘的殴打。但是,这也不能证明亦怜只班公主之死与此两次被殴有关。元朝都对此极为恼怒,苦于没有证据。

 

王焘是元朝选的王,不能单凭推测就处置他,准备处置那些随从宫女,但又怕影响高丽王的名声,最后也就不了了之。

王焘应该是做好了被处置的准备的,但是,李常志没有什么强硬的表示就回大都了,王焘才长长舒乐口气,王焘执政初期,高丽上层比较平稳。

 

王焘父亲王謜当初曾想改变高丽深受蒙古元朝的压迫的地位,使用过一些手段。表面上,他在大都与儒士、高僧过从甚密、享受着优雅的风花雪月。暗地里,他积极参与元朝宫廷的政治斗争,他与元廷政治派系中保护朝鲜的温和派密切来往,交流着影响皇帝的方式方法。暗地里想法打击那些想把高丽彻底变成元朝内地行省的鹰派人物。

时间长了,敌对的派系抓住他的把柄,将他奏到了皇上元英宗,当时的元朝皇帝认为,这事如何处理是皇帝圣衷独断的事情,王謜如此就是有不轨之心,先将他强行扣押在大都,后来流放到吐蕃。

 

在这种情况下,一直觊觎高丽王位的沈王世子也是王謜侄子的王暠利用这个机会,说王謜、王焘父子是一样的,而且两人秘密沟通,都是为了脱离元朝。

结果使王焘于至治元年(1321)被元英宗收回高丽王印,与其父王謜都被扣留在大都。

这就使高丽国内一时群龙无首,一团混乱。千钧一发之际,元朝廷发生“南坡之变”,元英宗偕其亲信大臣被叛军杀害了,高丽王朝的社稷得以逃过灭顶之灾。

 

王謜与王焘的命运有着意想不到的结局。元朝的新帝泰定帝也孙铁木儿权衡再三,将王焘释放回国,而王謜不久亦病死于元朝。元朝廷维持高丽现状的舆论占据上风,复立行省的争论至此告一段落。

 

    泰定二年(1325),也孙铁木儿鉴于亦怜只班公主已死,元朝便把金童公主嫁给王焘作继室。金童公主是元顺宗之子魏王阿不哥之女,与王焘完婚于元大都北京。金童公主红颜薄命,嫁到高丽没有多久就不幸去世,时年只有18岁,后被高丽王追封为曹国长公主。

 

至顺三年(1332)王焘到元大都朝拜时,元朝因金童公主已死,便将宗王伯颜忽都之女封为庆华公主嫁给王焘作继室。元统元年(1333)三月,王焘与庆华公主回到高丽。至元五年(1345)三月,王焘死,时年48岁,在位25年。

 

但是,庆华公主的命运也很令人感叹。

 

出嫁给王焘作王焘继室的金童公主与出嫁王祺的承懿公主宝塔失里都是元顺宗之子魏王阿不哥的女儿,她们二人是亲姐妹。而据《蒙兀儿史记》卷134《高丽传》记载,“祯,焘之长子”;王祺为王祯的同母之弟。可见王焘和王祺是父子关系,却娶了亲姐妹。

 

王焘死后,王祯作为长子承袭王位。有了这样的关系,庆华公主曾主动邀请王祯到她的住处吃喝。

王祯是高丽王中出名的浪荡鬼,他想借此机会占有庆华公主,便故意装出醉酒的样子,一直待到天黑,等到了庆华公主查看他是否酒醒时,王祯强奸了庆华公主。庆华公主和王桢名义上是继母子关系,公主感到非常羞辱,次日就收拾东西回元朝,因王祯一再阻拦没有走成。此事传到元朝时,一直对王祯耿耿于怀的右丞相伯颜立即派人将王祯押送到元朝,到次年四月才被释放回国。庆华公主死后,被元朝赐给肃恭徽宁公主的谥号。

这样,王焘实际上是娶了三位元朝和亲公主,而这三位公主的命运都很令人同情。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张玉兰_思文1966年6月13日出生,籍贯:黑龙江省北安人。现住北京,自由撰稿人、文史研究者,作品先后发表在各类报刊杂志,2006年协助著名辽金史专家王德恒先生搞辽金西夏史研究和东北亚丝路,至今已经完成24个课题,文章发表在《知识就是力量》《内蒙古日报》《北方新报》《吉林日报》